任俠要求與古天樂對話,天下一回應指已支付《紙皮婆婆》編劇費

任俠要求與古天樂對話,天下一回應指已支付《紙皮婆婆》編劇費

電視電影 娛樂新聞
By Jennifer on 24 Jan 2023
Digital Editor

編劇權益聯盟表示接獲編劇任俠求助,指電影《紙皮婆婆》製作公司天下一喺處理編劇費、編劇合約、及「金馬創投百萬首獎」獎金分配上涉及不公,更要求同古天樂直接對話,而天下一則喺Facebook發律師信回應,指已經支付酬金。

任俠Photo from 《少年》

編劇權益聯盟接獲任俠求助,要求與古天樂直接對話

編劇權益聯盟稱舊年接獲電影項目《紙皮婆婆》的編劇兼導演任俠求助,指任俠作為《紙皮婆婆》嘅主要編劇,不但被排除於編劇合約之外,編劇費更被拖欠超過三年!另外喺未得到任俠同意下,擅自分配並透支由雙方共同擁有「金馬創投百萬首獎」獎金,更要求與古天樂直接對話。

香港編劇權益聯盟要求與古天樂直接對話。Photo from 香港編劇權益聯盟Facebook

天下一回應

而天下一亦好快作出回應,其官方Facebook專頁發出律師信,指出舊年5月起已就《紙皮婆婆》引發嘅分歧尋求解決共識,更提出解決協議書草稿,但一直未獲回覆。

天下一亦好快作出回應,其官方Facebook專頁發出律師信,指出舊年5月起已就《紙皮婆婆》引發嘅分歧尋求解決共識Photo from 《紙皮婆婆》

而編劇合約方面,天下一表示委任編劇係舒琪,任俠則係舒琪推薦,天下一與舒琪簽訂電影編輯、監製合簽;與任俠則簽訂電影導演合約,並按照3份合約支付酬金。天下一亦指任俠有參與第一期劇本創作,舒琪亦向佢支付咗$67,500酬金。因此香港編劇權益聯盟主張嘅「被排除於編劇合約之外,編劇費更被拖欠超過三年」與天下一公司無關。

天下一與任俠則簽訂電影導演合約Photo from Cityline (Hong Kong) Facebook

關於「金馬創投百萬首獎」獎金,天下一嘅律師信中指出金馬創投會議並無任何分配指引,亦唔會干涉得獎單位對獎金嘅運用,而天下一並未扣除公司製作《紙皮婆婆》嘅支出,平分畀製作公司、製片、導演及編劇四個單位,其中包括舒琪與任俠。

關於「金馬創投百萬首獎」獎金,天下一嘅律師信中指出金馬創投會議並無任何分配指引Photo from 天下一電影Facebook

律師中又指出願意就協議草稿作爲基礎協商:「但當然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先生參與協商。」又要求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立即刪除文章同公開道歉,否則將提起民事訴訟,討回公道,以正視聽。

律師中又指出願意就協議草稿作爲基礎協商:「但當然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先生參與協商。」Photo from 古天樂Facebook

編劇權益聯盟全文如下:

編劇權益聯盟去年接獲電影項目《紙皮婆婆》的編劇兼導演任俠求助,發現該片的製作公司天下一在處理編劇費、編劇合約、及「金馬創投百萬首獎」的獎金分配上涉及嚴重不公。任俠作為《紙皮婆婆》的主要編劇,不但被排除於編劇合約之外,編劇費更被拖欠超過三年,最終須由聯盟協助追討。天下一於毫無預警之下單方面中斷《紙皮婆婆》項目和取消任俠的導演合約,更在從未得到任俠同意下,擅自分配並透支由雙方共同擁有的「百萬首獎」獎金。聯盟多次就上述事件與負責此項目的天下一高層交涉,惟未能獲得合理的解釋和後續安排。我們現在嚴正要求與古天樂先生直接對話,以盡快解決《紙皮婆婆》項目開發權和獎金去向等事宜。

廣告
廣告

香港編劇權益聯盟指天下一於毫無預警之下單方面中斷《紙皮婆婆》項目和取消任俠的導演合約,更在從未得到任俠同意下,擅自分配並透支由雙方共同擁有的「百萬首獎」獎金。Photo from 《少年》

【編劇合約冇任俠,合約內容唔睇得】

任俠由2018年10月開始參與《紙皮婆婆》劇本創作,由故事大綱去到劇本第二稿,一直是編劇主筆。然而,在編劇合約的處理上,任俠卻一直被蒙在鼓裡。天下一在未得到任俠同意下,暗自與舒琪(《紙皮婆婆》的另一編劇,同時亦是監製)簽訂了一份包含了整部戲的編劇預算,但沒有包含任俠在內的編劇合約。
任俠參與《紙皮婆婆》劇本創作超過三年,期間完全沒有收到分毫的編劇費。他追討編劇費時,天下一高層卻以「編劇費已全數發給舒琪」為由拒絕受理,直至聯盟加入追討,天下一高層的態度才有所改善。

追討期間,聯盟和任俠亦多次要求查閱《紙皮婆婆》的編劇合約,但天下一一直以公司保密為由拒絕。直至目前為止,作為《紙皮婆婆》主要編劇的任俠仍然未親眼看過編劇合約的任何一字內容,只能從天下一高層的口中得知編劇合約上的大概金額。

【獨佔百萬首獎獎金,獎金去向含糊不清】

2021年11月,任俠輾轉被告知天下一已中斷《紙皮婆婆》項目和他的導演合約。然而,當聯盟和任俠向天下一查詢「百萬首獎」獎金的去向時,天下一的回應竟是已把獎金花光,從沒詢問作為導演任俠的同意。

根據台北金馬創投會議的「百萬首獎」協議,獎金是以製作公司與導演共同支配與協商為原則。天下一的處事手法不但沒有尊重此原則,更為整個金馬創投立下了極壞的先例:原來獎金一到手,製作公司便可以為所欲為,任意獨斷地撤換導演,甚至腰斬整個項目。

對天下一而言,《紙皮婆婆》可能只是幾百個項目中的其中一個,但對任俠而言,卻是他辭去全職長工,投放了超過四年努力的心血之作。然而,我們與天下一代表磋商過程中,不但未能在繼續發展《紙皮婆婆》一事上達成共識,甚至有被拖延消磨、敷衍推搪的感覺。一部本意控訴社會不公義的電影,卻製造了另一場不公義,何其諷刺。

我們要求和「天下一電影製作有限公司」的老闆,亦同時貴為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的古天樂先生直接對話,完滿解決《紙皮婆婆》一事。

敬候賜覆。
香港編劇權益聯盟 謹啟
2023年 1月23日

天下一回應全文:

天下一回應全文Photo from 天下一電影Facebook

金馬創投百萬首獎分配Photo from 天下一電影Facebook

要求香港編劇權益聯盟刪文!Photo from 天下一電影Facebook

Text: HolidaySmart Editorial

(小編公告:如果讀者有任何關於美食、旅遊、玩樂、或者任何新奇有趣事物既資訊,都歡迎話比小編們知~大家可以透過Facebook inbox、或者send e-mail到holiday@presslogic.com,直接將資料傳比小編)

【想隨時隨地緊貼本地食買玩資訊?】

👉🏻 立即下載 HolidaySmart 假期日常APP

👉🏻 即刻Follow我地Instagram holidaysmart.hk

👉🏻 訂閱我地 Youtube Channel